煤层气

“气化山西”不是梦
发布日期:2017-12-27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为了跟家人联系,井场员工有时需要翻过一座山,到离村子近的地方才能搜到微弱的手机信号。

94岁的红军遗孀刘奶奶在山西晋城自家门前晒太阳,家门边立着正在烧煤层气取暖的小锅炉。

一身工服加一顶狗皮帽子是冬天井场作业的必备装备。

山路崎岖,井场工人组要抬着物资翻山越岭。

大山深处不夜“城”。

天寒地冻,钻铤被结冰的泥浆堵住,钻井工程师正在现场与作业人员合力处置。

井区的第三口井正在实施起钻和完井作业。

12月23日,家住山西晋城市窦庄古城堡的94岁的红军遗孀刘奶奶,坐在温暖如春的老屋里,说不出的惬意。

早在六年前,她家就迎来一场“灶台革命”。从此,干净整洁的院子,再没有山西农村家庭常见的碎煤堆,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来自中国海油的细细的输气管道,无论是做饭还是采暖,都开始烧上了方便、环保的煤层气。

煤层气,又称“瓦斯”,一直被视为煤矿安全的“第一杀手”。如今,随着煤层气开发技术的不断进步,在晋城,曾经的“魔鬼”已成为当地人的“福气”。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市煤层气居民用户累计达35.9万户,城镇气化率达96%以上,农村乡镇气化通达率达到了60%以上。

随着煤层气的推广应用,晋城不仅摘掉了烧煤戴上的“黑帽子”,市内的煤层气综合利用工程还先后获得了“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和联合国的“迪拜国际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

“气化晋城”大步疾行,离不开中国海油煤层气队伍的努力。站在窦庄古城堡上远远望去,黄色管道顺着大山延绵,将沁水盆地的煤层气输往山西、河南等地。在看不见的大山深处,海油发展工程技术公司山西分公司晋城作业中心3002钻井队正顶着刺骨的寒风,钻穿黄土高原的又一座山,向千米地层“争气”。

山西煤层气区块的地质年代久远、可钻性差,钻下20多米后,其硬度相当于渤海湾地下3000米左右垂深的地层。为了加快区块整体开发进度,钻工们常常窝在千山万壑之间,黑白颠倒一干就是两个月。

井队的饮食全靠山下供应。每逢雨季,钻工们经常要勒紧腰带,扛上一两天。碰到雨雪天气,粮食实在送不上来时,他们就集体走出七八里地,到一个有公路的地方,把配餐车上的粮食一袋一捆地往山上背。往返之间,他们往往要打赤脚,这样走泥泞的山路,比穿笨重的工鞋好走些,却也让一双双脚“很受伤”。

这里没有网络、没有电视,甚至连个像样的餐桌都没有,钻工们吃饭全靠“亚洲蹲”,业余生活全靠抽抽烟、吹吹牛解解闷。在群山之间工作,他们经常没有手机信号。一些干完了12小时高强度体力劳动的钻工,就三五成群地走出一二里地,绕过阻挡信号的大山,用微弱的信号给家人报个平安……

尽管如此,晋城作业中心的钻工们依然十分豁达、乐观,并在与恶劣环境的对决中打出了士气和水平。过去六年,他们打下104口气井,进尺达126473米,相当于钻透了14座珠穆朗玛峰。

如今,中国海油已在山西形成了集煤层气勘探、抽采、供货等“一条龙”式产业化开发利用体系,越来越多的煤层气正在这里“变废为宝”,成为造福一方的高效清洁能源。

“作为煤层气矿权改革的唯一试点,山西近年来一直在为煤层气发展和改革做功课、交答卷,尤其今年,一揽子新政的出台,无疑又为煤层气发展注入了强心剂。”山西分公司副经理田绪安说。

田绪安相信,随着山西煤层气改革的不断“破冰”,越来越多的“晋城”将涌现出来。“气化山西”不是梦。()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气化山西”不是梦
发布日期:2017-12-27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为了跟家人联系,井场员工有时需要翻过一座山,到离村子近的地方才能搜到微弱的手机信号。

94岁的红军遗孀刘奶奶在山西晋城自家门前晒太阳,家门边立着正在烧煤层气取暖的小锅炉。

一身工服加一顶狗皮帽子是冬天井场作业的必备装备。

山路崎岖,井场工人组要抬着物资翻山越岭。

大山深处不夜“城”。

天寒地冻,钻铤被结冰的泥浆堵住,钻井工程师正在现场与作业人员合力处置。

井区的第三口井正在实施起钻和完井作业。

12月23日,家住山西晋城市窦庄古城堡的94岁的红军遗孀刘奶奶,坐在温暖如春的老屋里,说不出的惬意。

早在六年前,她家就迎来一场“灶台革命”。从此,干净整洁的院子,再没有山西农村家庭常见的碎煤堆,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来自中国海油的细细的输气管道,无论是做饭还是采暖,都开始烧上了方便、环保的煤层气。

煤层气,又称“瓦斯”,一直被视为煤矿安全的“第一杀手”。如今,随着煤层气开发技术的不断进步,在晋城,曾经的“魔鬼”已成为当地人的“福气”。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市煤层气居民用户累计达35.9万户,城镇气化率达96%以上,农村乡镇气化通达率达到了60%以上。

随着煤层气的推广应用,晋城不仅摘掉了烧煤戴上的“黑帽子”,市内的煤层气综合利用工程还先后获得了“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和联合国的“迪拜国际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

“气化晋城”大步疾行,离不开中国海油煤层气队伍的努力。站在窦庄古城堡上远远望去,黄色管道顺着大山延绵,将沁水盆地的煤层气输往山西、河南等地。在看不见的大山深处,海油发展工程技术公司山西分公司晋城作业中心3002钻井队正顶着刺骨的寒风,钻穿黄土高原的又一座山,向千米地层“争气”。

山西煤层气区块的地质年代久远、可钻性差,钻下20多米后,其硬度相当于渤海湾地下3000米左右垂深的地层。为了加快区块整体开发进度,钻工们常常窝在千山万壑之间,黑白颠倒一干就是两个月。

井队的饮食全靠山下供应。每逢雨季,钻工们经常要勒紧腰带,扛上一两天。碰到雨雪天气,粮食实在送不上来时,他们就集体走出七八里地,到一个有公路的地方,把配餐车上的粮食一袋一捆地往山上背。往返之间,他们往往要打赤脚,这样走泥泞的山路,比穿笨重的工鞋好走些,却也让一双双脚“很受伤”。

这里没有网络、没有电视,甚至连个像样的餐桌都没有,钻工们吃饭全靠“亚洲蹲”,业余生活全靠抽抽烟、吹吹牛解解闷。在群山之间工作,他们经常没有手机信号。一些干完了12小时高强度体力劳动的钻工,就三五成群地走出一二里地,绕过阻挡信号的大山,用微弱的信号给家人报个平安……

尽管如此,晋城作业中心的钻工们依然十分豁达、乐观,并在与恶劣环境的对决中打出了士气和水平。过去六年,他们打下104口气井,进尺达126473米,相当于钻透了14座珠穆朗玛峰。

如今,中国海油已在山西形成了集煤层气勘探、抽采、供货等“一条龙”式产业化开发利用体系,越来越多的煤层气正在这里“变废为宝”,成为造福一方的高效清洁能源。

“作为煤层气矿权改革的唯一试点,山西近年来一直在为煤层气发展和改革做功课、交答卷,尤其今年,一揽子新政的出台,无疑又为煤层气发展注入了强心剂。”山西分公司副经理田绪安说。

田绪安相信,随着山西煤层气改革的不断“破冰”,越来越多的“晋城”将涌现出来。“气化山西”不是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