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建设

水下“穿针引线”
发布日期:2018-10-29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今天我们要完成起管作业,设备都准备好了吗?”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油工程)安装事业部ROV(水下机器人)监督徐玉宁询问道。

“报告驾驶台,ROV甲板测试一切正常,现在可以下水进行起管作业。”随着一声令下,ROV如蛟龙般冲向大海。

随着ROV不断下潜,水中的能见度开始逐渐降低,ROV在到达海床时,能见度仅有0.5米,而此时,海面的浪涌开始变大,海流流速已经超过1.5节。

“怎么样,在这种条件下ROV能作业吗?”面对施工经理的问题,徐玉宁的脸色有些凝重。之前正常的施工进度被台风打乱,如果现在待机,那么惠州油田和西江油田合并的项目将不能如期完工。

“现在海况不好,管头起伏太大,如果按照常规方法挂钩,不仅耗时严重,还很有可能对ROV造成损害。”徐玉宁在认真分析现场条件和ROV设备自身的状态后,给出答案。

“那你们打算怎么操作,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施工经理李翔急忙问道。

“我们可以在起管钩头加装一段引导缆,让ROV处在一个比较安全的范围,再抓住这根引导缆穿过海管管头的索具琵琶头,通过提拉引导缆将管头索具带入起管钩头。”徐玉宁思索了一会儿说道。

这个办法看似简单,可在这种海况下能不能行,大家心里都没底。即使可行,难度也非常大,要将直径8毫米的钢丝绳穿过索具的琵琶头,再牵引引导钢丝,把锁具带入到钩头,整个过程就像在朦胧的月光下穿针引线。

当大家纷纷迟疑时,经验丰富的徐玉宁果断下令执行。

ROV的控制室内,ROV领航员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主操作员双手紧握操纵杆,小心翼翼地操作着,让ROV逐步靠近目标。

“发现目标,快使用五功能机械手抓住引导缆,将钩头慢慢下放。”控制间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由于此时水下能见度极差,操作员仅能凭借ROV自身的传感器和声呐来确定位置。

钩头在到达距离海床5米处停止下放,此时海床处的能见度几乎为0。徐玉宁没有慌张,而是屏气凝神地看着屏幕,不慌不忙地指挥着:“主操继续保持姿态,T4机械手将引导缆带入管头锁具,注意方向!”“引导缆已经成功导入索具!”经过30分钟紧张的配合作业,作业人员终于成功地将引导管锁挂入起管钩头。

“成功了!”徐玉宁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通讯员 丁伯华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水下“穿针引线”
发布日期:2018-10-29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今天我们要完成起管作业,设备都准备好了吗?”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油工程)安装事业部ROV(水下机器人)监督徐玉宁询问道。

“报告驾驶台,ROV甲板测试一切正常,现在可以下水进行起管作业。”随着一声令下,ROV如蛟龙般冲向大海。

随着ROV不断下潜,水中的能见度开始逐渐降低,ROV在到达海床时,能见度仅有0.5米,而此时,海面的浪涌开始变大,海流流速已经超过1.5节。

“怎么样,在这种条件下ROV能作业吗?”面对施工经理的问题,徐玉宁的脸色有些凝重。之前正常的施工进度被台风打乱,如果现在待机,那么惠州油田和西江油田合并的项目将不能如期完工。

“现在海况不好,管头起伏太大,如果按照常规方法挂钩,不仅耗时严重,还很有可能对ROV造成损害。”徐玉宁在认真分析现场条件和ROV设备自身的状态后,给出答案。

“那你们打算怎么操作,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施工经理李翔急忙问道。

“我们可以在起管钩头加装一段引导缆,让ROV处在一个比较安全的范围,再抓住这根引导缆穿过海管管头的索具琵琶头,通过提拉引导缆将管头索具带入起管钩头。”徐玉宁思索了一会儿说道。

这个办法看似简单,可在这种海况下能不能行,大家心里都没底。即使可行,难度也非常大,要将直径8毫米的钢丝绳穿过索具的琵琶头,再牵引引导钢丝,把锁具带入到钩头,整个过程就像在朦胧的月光下穿针引线。

当大家纷纷迟疑时,经验丰富的徐玉宁果断下令执行。

ROV的控制室内,ROV领航员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主操作员双手紧握操纵杆,小心翼翼地操作着,让ROV逐步靠近目标。

“发现目标,快使用五功能机械手抓住引导缆,将钩头慢慢下放。”控制间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由于此时水下能见度极差,操作员仅能凭借ROV自身的传感器和声呐来确定位置。

钩头在到达距离海床5米处停止下放,此时海床处的能见度几乎为0。徐玉宁没有慌张,而是屏气凝神地看着屏幕,不慌不忙地指挥着:“主操继续保持姿态,T4机械手将引导缆带入管头锁具,注意方向!”“引导缆已经成功导入索具!”经过30分钟紧张的配合作业,作业人员终于成功地将引导管锁挂入起管钩头。

“成功了!”徐玉宁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通讯员 丁伯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