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探开发生产

南海“老村长”
发布日期:2018-11-05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林上富制图

刘焕生正在对设备进行检修。陈彧 摄

10月24日下午,“南海发现”号FPSO(浮式生产储卸油装置)透平发电机突发故障。维修监督刘焕生接到消息后迅速赶到现场。他仔细查看了各项参数,向在场人员了解情况后拿起工具包里的扳手,和徒弟郭玉东一前一后钻进了狭窄的设备间,对柴油过滤器进行检查……直到夜色降临,故障才顺利解除。

这是刘焕生的日常,28年间就在这片海上,大大小小的难题,没有能难倒他的。

1990年11月1日,22岁的刘焕生奔赴南海,成为CACT作业者集团(由中国海油、阿吉普中国公司、雪佛龙海外石油有限公司、德士古中国公司合资)的一员,在“南海发现”号FPSO上担任外国机械专家助理。

那时候“南海发现”号刚从航行船改为FPSO,船上工作人员作业复杂,大部分人员来自英、美、意等国,刘焕生是最早到达的中方人员之一。

在中外合作刚刚起步、中国缺技术少人才的背景下,初来乍到的中方人员并不被外籍专家看好,这让“学艺”心切的刘焕生更加发愤图强。

28年后,年过半百的刘焕生回忆往事,最难忘的还是学艺经历。

他的师傅是一位苏格兰“鬼佬”,为人精明严谨,虽然刘焕生勤恳上进,但苏格兰师傅并不会倾其所有帮助徒弟成长,要想学到真本领,必经一番“斗智斗勇”才行。

没过多久,英语本就薄弱的刘焕生发现师傅把同一个工具用不同的单词换着法地说,这让他头疼不已。为此,他下狠功夫,把所有工具的英文说法都记了下来,以应对师傅的考验。

很快他又发现,每次到维修的关键环节,师傅都会让他去取工具,等他取回工具时维修关键步骤已经完成了,他虽学艺心切,但又不能让外籍师傅等着他回来再修,心里干着急。后来他想出一个“笨办法”——把所有能用到的工具都带上。每天晚上睡觉前刘焕生都会在心里琢磨第二天可能用到的工具,一早背着一大包工具开工。等到师傅要“故技重施”的时候,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工具递过去。这下苏格兰师傅愣住了,向他竖起了大拇指,并夸赞他“verysmart(非常聪明)”,那也是外籍师傅第一次表扬他。

两年后,刘焕生已经可以独立处理问题了。1992年的11月1日,他顺利顶岗外籍师傅成为“南海发现”上的一名机械师。而之前那两年也是刘焕生28年职业生涯中最怀念的两年。

如今,他已经是这里最资深的老师傅了,担任维修监督一职,被大家亲切地唤作“村长”。多年来,他带出的徒弟几乎遍布南海各平台,但他自己还守在28年前一切开始的地方,还会想念他的苏格兰师傅。刘焕生后来明白,外籍人员喜欢并尊重勤奋踏实的人,在与精明师傅“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他不仅练就了一身本事,学好了英语,同时也培养了踏实敬业的品格,受益一生。

50岁的刘焕生有一个秘密“法宝”,不论是出海还是海休都不离身。这个宝贝是他20多年风雨路的见证,更是他的“定心丸”——一个厚厚的老旧的硬皮笔记本,因为用的时间太长,有些脱线,显得松垮,像它的主人一样带着饱经岁月历练的痕迹。

刘焕生小心地从抽屉里拿出沉甸甸的笔记本,捧在手里翻看,随着每一页的记载陷入了思考和回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把脸抬起。悠悠岁月历历在目,他大概看到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是如何铿锵有力地写下这一行行字句。刘焕生一字一句地写了28年,也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了28年,昔日少年已然两鬓星霜。

但是刘焕生不愿意感慨岁月不居:“这一辈子过得挺好,工作没有出过事故,家人都挺好,练了一身本领。”他随手翻开一页,那是用中英两种语言记录的维修问题及处理心得。

明年,“南海发现”号就要退役了,第一批来的人也将退休。“如果还能发光发热,我愿意继续干下去。”刘焕生并不想离开他深爱的大海和平台。他轻轻合上手中的笔记本,小心地放回抽屉,目光望向窗外碧波无垠的海面嗫嚅道:“感觉自己还有用,带徒弟,能让年轻人少走一些弯路。”(刘亚婷 张垒 邱婷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南海“老村长”
发布日期:2018-11-05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林上富制图

刘焕生正在对设备进行检修。陈彧 摄

10月24日下午,“南海发现”号FPSO(浮式生产储卸油装置)透平发电机突发故障。维修监督刘焕生接到消息后迅速赶到现场。他仔细查看了各项参数,向在场人员了解情况后拿起工具包里的扳手,和徒弟郭玉东一前一后钻进了狭窄的设备间,对柴油过滤器进行检查……直到夜色降临,故障才顺利解除。

这是刘焕生的日常,28年间就在这片海上,大大小小的难题,没有能难倒他的。

1990年11月1日,22岁的刘焕生奔赴南海,成为CACT作业者集团(由中国海油、阿吉普中国公司、雪佛龙海外石油有限公司、德士古中国公司合资)的一员,在“南海发现”号FPSO上担任外国机械专家助理。

那时候“南海发现”号刚从航行船改为FPSO,船上工作人员作业复杂,大部分人员来自英、美、意等国,刘焕生是最早到达的中方人员之一。

在中外合作刚刚起步、中国缺技术少人才的背景下,初来乍到的中方人员并不被外籍专家看好,这让“学艺”心切的刘焕生更加发愤图强。

28年后,年过半百的刘焕生回忆往事,最难忘的还是学艺经历。

他的师傅是一位苏格兰“鬼佬”,为人精明严谨,虽然刘焕生勤恳上进,但苏格兰师傅并不会倾其所有帮助徒弟成长,要想学到真本领,必经一番“斗智斗勇”才行。

没过多久,英语本就薄弱的刘焕生发现师傅把同一个工具用不同的单词换着法地说,这让他头疼不已。为此,他下狠功夫,把所有工具的英文说法都记了下来,以应对师傅的考验。

很快他又发现,每次到维修的关键环节,师傅都会让他去取工具,等他取回工具时维修关键步骤已经完成了,他虽学艺心切,但又不能让外籍师傅等着他回来再修,心里干着急。后来他想出一个“笨办法”——把所有能用到的工具都带上。每天晚上睡觉前刘焕生都会在心里琢磨第二天可能用到的工具,一早背着一大包工具开工。等到师傅要“故技重施”的时候,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工具递过去。这下苏格兰师傅愣住了,向他竖起了大拇指,并夸赞他“verysmart(非常聪明)”,那也是外籍师傅第一次表扬他。

两年后,刘焕生已经可以独立处理问题了。1992年的11月1日,他顺利顶岗外籍师傅成为“南海发现”上的一名机械师。而之前那两年也是刘焕生28年职业生涯中最怀念的两年。

如今,他已经是这里最资深的老师傅了,担任维修监督一职,被大家亲切地唤作“村长”。多年来,他带出的徒弟几乎遍布南海各平台,但他自己还守在28年前一切开始的地方,还会想念他的苏格兰师傅。刘焕生后来明白,外籍人员喜欢并尊重勤奋踏实的人,在与精明师傅“斗智斗勇”的过程中,他不仅练就了一身本事,学好了英语,同时也培养了踏实敬业的品格,受益一生。

50岁的刘焕生有一个秘密“法宝”,不论是出海还是海休都不离身。这个宝贝是他20多年风雨路的见证,更是他的“定心丸”——一个厚厚的老旧的硬皮笔记本,因为用的时间太长,有些脱线,显得松垮,像它的主人一样带着饱经岁月历练的痕迹。

刘焕生小心地从抽屉里拿出沉甸甸的笔记本,捧在手里翻看,随着每一页的记载陷入了思考和回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把脸抬起。悠悠岁月历历在目,他大概看到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是如何铿锵有力地写下这一行行字句。刘焕生一字一句地写了28年,也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了28年,昔日少年已然两鬓星霜。

但是刘焕生不愿意感慨岁月不居:“这一辈子过得挺好,工作没有出过事故,家人都挺好,练了一身本领。”他随手翻开一页,那是用中英两种语言记录的维修问题及处理心得。

明年,“南海发现”号就要退役了,第一批来的人也将退休。“如果还能发光发热,我愿意继续干下去。”刘焕生并不想离开他深爱的大海和平台。他轻轻合上手中的笔记本,小心地放回抽屉,目光望向窗外碧波无垠的海面嗫嚅道:“感觉自己还有用,带徒弟,能让年轻人少走一些弯路。”(刘亚婷 张垒 邱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