勘探开发生产

监造平台有匠心
发布日期:2018-11-05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10月的青岛,金秋红叶洒满八大关的石墙院落。而20公里外的胶州湾南岸,矗立着几座现代化钢铁城堡,36岁的李耀全和同事们正在那里监造中国海上最大油田蓬莱19-3的综合调整项目,施工已进入最终冲刺阶段。

两年前,李耀全受命担任蓬莱19-3油田1/3/8/9区综合调整项目生产准备组首席代表,他的团队从最初的3人变成了如今的116人,大家风雨兼程、全力以赴。

下决心是容易的,然而在这个庞大工程中,包括两座井口平台WHPV/WHPG和一座中心平台CEPB,项目中有首台国内独立生产的25兆瓦级燃气轮机,有渤海油田首个2000千瓦国产注水泵,有渤海油田最大的生产水处理系统……李耀全必须驾驭这些。“有匠心,无难事!”身为渤海石油管理局首批取得海洋油气操作工高级技师资格的李耀全坚定地说。至今他也是公司4000多海上操作人员中的佼佼者,拥有同样资格的不过5人。

李耀全明白,项目建造单位是按照图纸设计完成任务,而图纸的设计者大多缺少海上实践经验,而监造团队是平台的最终管理者,三方的默契配合是保证项目质量的关键。

2017年12月,李耀全和建造方一起审阅3D平台模型。设计方在生产水处理装置上选用了渤海油田成熟的常规配置,但这套设备从未在含硫化氢的油田中使用。李耀全发现建造中的CEPB生产水处理系统闪蒸一定的含硫化氢气体,这让他顿时冒出一身冷汗:“这是一个不小的隐患,必须优化设计!”李耀全立即与设计方、建造方进行沟通,经过十几轮讨论,建造方终于同意修改原设计方案,杜绝了安全隐患。

注水是提高油田产量的有效手段,而所注水质与地层条件的配伍性关乎驱油效果和油田寿命。新建造的CEPB平台拥有更高标准的水处理设备,原计划为V、G、B三个平台注水。但李耀全与团队共商后决定“南水北调”。他曾在蓬莱19-3油田工作多年,深知含次生硫化氢是这个油田的特点,且老区含量较高,注入水质再好也难以改善地下状况,与其如此,不如将高标准的处理水注入含硫化氢较低的E、G、D三个平台,即所谓“清污分注”。这个方案可以逐步降低该区域次生硫化氢的含量,既减少了地层污染,又提高了油田的注水效果。

两年来,李耀全每天拿着笔记本,带着团队围着新建平台不停地问、看、写,密密麻麻地记满了各种信息,他努力摸清每一个环节、掌握每一个数据。项目组提出大大小小2900多个问题,并在他的监督下促使整改率超过80%。

项目进入攻坚期以来,李耀全没有休过一天假,多少个夜晚,他只能和千里之外的家人,共守月圆。(郭奕杉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监造平台有匠心
发布日期:2018-11-05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10月的青岛,金秋红叶洒满八大关的石墙院落。而20公里外的胶州湾南岸,矗立着几座现代化钢铁城堡,36岁的李耀全和同事们正在那里监造中国海上最大油田蓬莱19-3的综合调整项目,施工已进入最终冲刺阶段。

两年前,李耀全受命担任蓬莱19-3油田1/3/8/9区综合调整项目生产准备组首席代表,他的团队从最初的3人变成了如今的116人,大家风雨兼程、全力以赴。

下决心是容易的,然而在这个庞大工程中,包括两座井口平台WHPV/WHPG和一座中心平台CEPB,项目中有首台国内独立生产的25兆瓦级燃气轮机,有渤海油田首个2000千瓦国产注水泵,有渤海油田最大的生产水处理系统……李耀全必须驾驭这些。“有匠心,无难事!”身为渤海石油管理局首批取得海洋油气操作工高级技师资格的李耀全坚定地说。至今他也是公司4000多海上操作人员中的佼佼者,拥有同样资格的不过5人。

李耀全明白,项目建造单位是按照图纸设计完成任务,而图纸的设计者大多缺少海上实践经验,而监造团队是平台的最终管理者,三方的默契配合是保证项目质量的关键。

2017年12月,李耀全和建造方一起审阅3D平台模型。设计方在生产水处理装置上选用了渤海油田成熟的常规配置,但这套设备从未在含硫化氢的油田中使用。李耀全发现建造中的CEPB生产水处理系统闪蒸一定的含硫化氢气体,这让他顿时冒出一身冷汗:“这是一个不小的隐患,必须优化设计!”李耀全立即与设计方、建造方进行沟通,经过十几轮讨论,建造方终于同意修改原设计方案,杜绝了安全隐患。

注水是提高油田产量的有效手段,而所注水质与地层条件的配伍性关乎驱油效果和油田寿命。新建造的CEPB平台拥有更高标准的水处理设备,原计划为V、G、B三个平台注水。但李耀全与团队共商后决定“南水北调”。他曾在蓬莱19-3油田工作多年,深知含次生硫化氢是这个油田的特点,且老区含量较高,注入水质再好也难以改善地下状况,与其如此,不如将高标准的处理水注入含硫化氢较低的E、G、D三个平台,即所谓“清污分注”。这个方案可以逐步降低该区域次生硫化氢的含量,既减少了地层污染,又提高了油田的注水效果。

两年来,李耀全每天拿着笔记本,带着团队围着新建平台不停地问、看、写,密密麻麻地记满了各种信息,他努力摸清每一个环节、掌握每一个数据。项目组提出大大小小2900多个问题,并在他的监督下促使整改率超过80%。

项目进入攻坚期以来,李耀全没有休过一天假,多少个夜晚,他只能和千里之外的家人,共守月圆。(郭奕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