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建设

赶路人
发布日期:2018-11-09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每一次采访都像一次赶路,每一次出发便成为赶路人。

一个月前,我第一次出海“赶路”。路的尽头,是投产15年的东方1-1气田的一个平台。隔在我们中间的,是飞机、火车和汽车,是八千里路云和月,是在照片里才不会咆哮的大海。

第二天一早,我赶上了那些同样赶路的出海人,“空中班车”却始终赖在“窝”里,懒洋洋的不肯飞翔。

赶路人最急的是时间,最怕的是等待。我怕等待,也怕时间走得太急。喧闹的机场,炽热的电脑上,我一遍遍彩排和那些素昧平生的出海人的对白。

盘旋而起的直升机,越过南海零落如珠的岛屿,掠过天光云影共徘徊的碧蓝海水,110海里外,轻盈地落在一个海上结构物的肩上。

东方1-1,到了。

东方1-1是一座四面环海的美丽“小城”。我努力走近它,了解它,喜欢它,也努力赶着前路,努力赶着时间。

上上下下的四层甲板,我不敢半点耽搁,阔步走向那些出海人,了解那些出海人,采访那些出海人。

朴实的计控师陆工,风趣的生产监督葛工,服务过8任总监的梁管事,坡头人李班长,周到的董总……

80多个来自天南海北的汉子,一年至少上半年海陆空辗转的海班,天天在机器轰鸣中巡走,午夜在忽梦妻儿老小的怅惘中醒来……

“握纤手,握绵手,握茧手,风也受,雨也受,气也受。”这是出海人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是他们的一辈子。

不管经历怎样的困顿,他们都会很快调整心态,又像往常一样,依旧把戍海守疆、奉献能源过成寻常的日子,不哀不喜,得失安然。

一天半的时间,我原以为足够长了,却走不过来,了解不过来,采访不过来。

踏着南海的晨曦,我再次启程,成为探寻下一座“城”的赶路人。

“空中班车”上,我没有回望离去的“小城”。下一程山水相依间,下一程素白光阴中,赶路人依旧追赶着时代的脚步,艰难却坚定地行进。

2018年11月8日,赶路人的第19个节日,在没有狂欢瞩目的日子,赶路人的身影依旧行色匆匆于采访途中,或是奋笔疾书于案牍之前。

2018年11月8日,我们都是斑驳光影中的赶路人。(张妍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赶路人
发布日期:2018-11-09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每一次采访都像一次赶路,每一次出发便成为赶路人。

一个月前,我第一次出海“赶路”。路的尽头,是投产15年的东方1-1气田的一个平台。隔在我们中间的,是飞机、火车和汽车,是八千里路云和月,是在照片里才不会咆哮的大海。

第二天一早,我赶上了那些同样赶路的出海人,“空中班车”却始终赖在“窝”里,懒洋洋的不肯飞翔。

赶路人最急的是时间,最怕的是等待。我怕等待,也怕时间走得太急。喧闹的机场,炽热的电脑上,我一遍遍彩排和那些素昧平生的出海人的对白。

盘旋而起的直升机,越过南海零落如珠的岛屿,掠过天光云影共徘徊的碧蓝海水,110海里外,轻盈地落在一个海上结构物的肩上。

东方1-1,到了。

东方1-1是一座四面环海的美丽“小城”。我努力走近它,了解它,喜欢它,也努力赶着前路,努力赶着时间。

上上下下的四层甲板,我不敢半点耽搁,阔步走向那些出海人,了解那些出海人,采访那些出海人。

朴实的计控师陆工,风趣的生产监督葛工,服务过8任总监的梁管事,坡头人李班长,周到的董总……

80多个来自天南海北的汉子,一年至少上半年海陆空辗转的海班,天天在机器轰鸣中巡走,午夜在忽梦妻儿老小的怅惘中醒来……

“握纤手,握绵手,握茧手,风也受,雨也受,气也受。”这是出海人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是他们的一辈子。

不管经历怎样的困顿,他们都会很快调整心态,又像往常一样,依旧把戍海守疆、奉献能源过成寻常的日子,不哀不喜,得失安然。

一天半的时间,我原以为足够长了,却走不过来,了解不过来,采访不过来。

踏着南海的晨曦,我再次启程,成为探寻下一座“城”的赶路人。

“空中班车”上,我没有回望离去的“小城”。下一程山水相依间,下一程素白光阴中,赶路人依旧追赶着时代的脚步,艰难却坚定地行进。

2018年11月8日,赶路人的第19个节日,在没有狂欢瞩目的日子,赶路人的身影依旧行色匆匆于采访途中,或是奋笔疾书于案牍之前。

2018年11月8日,我们都是斑驳光影中的赶路人。(张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