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建设

旅程
发布日期:2018-11-09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学会成为一名记者,是在认识屈长龙的过程中进行的。

最初接触屈长龙,我和他之间隔着厚厚一堵墙。

因为要负责撰写专题片的故事脚本,在同事们的帮助下,我获得了大量资料——经典报道、事迹介绍、项目书以及个人简历。手里拿到的资料越多,对他工作上的成就越了解,我心里就越踏实:这么多资料,还愁没有故事可写吗?从资料中找出了重要的故事节点,洋洋洒洒写出了整篇脚本。通篇浏览下来,自觉还算满意,放心地交了上去,几分钟后就收到了反馈意见:不行。

“为什么?”

“因为在你的故事里,我看不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是一个我从没有想过的问题,我不由得愣住了。我努力想要看清他的轮廓,却被一堵墙结结实实地挡住了目光。那些资料本该成为垫脚石,铺就一条通向屈长龙的路,却被我愚蠢地砌成了一堵厚厚的墙。我开始真正好奇,好奇屈长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好奇,是成为一名记者的开始。一个个问号,不停地撞击着那堵墙,在墙面留下了敲打的痕迹,而光就从那些缝隙之中透了过来,渐渐在纸上投射出了他的轮廓。

跟着摄制组的另外两名老师,我开始了漫漫的采访征程。妻子、上司、同事、朋友、下属、徒弟……十几位采访对象,几乎囊括了屈长龙日常人际交往对象的各种类型。从一开始宽泛地提问“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后来追问工作和生活有所交集时的一些细节,有的问题得到的答案出奇一致,而有的却又不尽相同。在这些回答之中,我看到了属于屈长龙的许多特质:细致认真、勇于攻坚、先人后己……这些不同的特质,组合成了屈长龙。找到这些特质,就是找到了描绘人像的关键点,画出图像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提问的力量不只在于获得答案,那些带着悲伤、哽咽和泪水的声音,经由那堵墙的反射,在我的心中形成了久久不曾停歇的回响,让我忍不住跟着采访对象落泪。受到的感触愈深,我愈发明白,屈长龙绝不只是一个停留在纸上的画像。他给自己身边的人带来太过深刻的记忆,而活在记忆中的人是永恒的。我不禁想要进一步探寻:他为什么会成为这样的人?

于是我来到了屈长龙位于河北涿州的老家,见到了两位朴实真诚的老人,听到了一个关于家风的故事,找到了最后的答案。

至此,对于屈长龙的所有了解,可以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后来,我结识了越来越多的海油人:在垦利10-1平台上孤独备考的刘南南,一边喝药一边干项目的尹永强,在16万立方米储罐升顶时迎来了自己第一个孩子的苏娟,赛场上是金奖选手、海休时是全职奶爸的任鹤男,将三十载芳华交给海油工程设计的廖红琴……我慢慢学会如何带着问题去敲开一扇门,或是拨出一个电话,学会跟随对方走入一段奇妙的旅程,学会把旅途中绚烂的风景抽离成影像和文字,学会做一名自己心中合格的记者。

如果你问我记者是什么,曾经的我会不假思索地回答:记者是笔,是话筒,是镜头,是划开表层假象的刀,是映照现实的镜子。而现在,我不敢轻易给这份职业做出一个定义。因为当我真正成为一名记者,从事媒体行业后,我发现“记者”二字绝非一个简单的比喻就可以完全概括。

现在的我只能说,成为一名记者应该要从好奇开始,带着真正的问题出发,去寻找真正的答案。这一路每个人遇到的风景也许不同,终点也千差万别,但只要找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答案,那就是最美的旅程。也许在未来,我对于记者的理解又会有所改变,我想,那一定是因为我发现了更美的路。(王梦月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旅程
发布日期:2018-11-09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学会成为一名记者,是在认识屈长龙的过程中进行的。

最初接触屈长龙,我和他之间隔着厚厚一堵墙。

因为要负责撰写专题片的故事脚本,在同事们的帮助下,我获得了大量资料——经典报道、事迹介绍、项目书以及个人简历。手里拿到的资料越多,对他工作上的成就越了解,我心里就越踏实:这么多资料,还愁没有故事可写吗?从资料中找出了重要的故事节点,洋洋洒洒写出了整篇脚本。通篇浏览下来,自觉还算满意,放心地交了上去,几分钟后就收到了反馈意见:不行。

“为什么?”

“因为在你的故事里,我看不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是一个我从没有想过的问题,我不由得愣住了。我努力想要看清他的轮廓,却被一堵墙结结实实地挡住了目光。那些资料本该成为垫脚石,铺就一条通向屈长龙的路,却被我愚蠢地砌成了一堵厚厚的墙。我开始真正好奇,好奇屈长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好奇,是成为一名记者的开始。一个个问号,不停地撞击着那堵墙,在墙面留下了敲打的痕迹,而光就从那些缝隙之中透了过来,渐渐在纸上投射出了他的轮廓。

跟着摄制组的另外两名老师,我开始了漫漫的采访征程。妻子、上司、同事、朋友、下属、徒弟……十几位采访对象,几乎囊括了屈长龙日常人际交往对象的各种类型。从一开始宽泛地提问“你觉得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到后来追问工作和生活有所交集时的一些细节,有的问题得到的答案出奇一致,而有的却又不尽相同。在这些回答之中,我看到了属于屈长龙的许多特质:细致认真、勇于攻坚、先人后己……这些不同的特质,组合成了屈长龙。找到这些特质,就是找到了描绘人像的关键点,画出图像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提问的力量不只在于获得答案,那些带着悲伤、哽咽和泪水的声音,经由那堵墙的反射,在我的心中形成了久久不曾停歇的回响,让我忍不住跟着采访对象落泪。受到的感触愈深,我愈发明白,屈长龙绝不只是一个停留在纸上的画像。他给自己身边的人带来太过深刻的记忆,而活在记忆中的人是永恒的。我不禁想要进一步探寻:他为什么会成为这样的人?

于是我来到了屈长龙位于河北涿州的老家,见到了两位朴实真诚的老人,听到了一个关于家风的故事,找到了最后的答案。

至此,对于屈长龙的所有了解,可以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后来,我结识了越来越多的海油人:在垦利10-1平台上孤独备考的刘南南,一边喝药一边干项目的尹永强,在16万立方米储罐升顶时迎来了自己第一个孩子的苏娟,赛场上是金奖选手、海休时是全职奶爸的任鹤男,将三十载芳华交给海油工程设计的廖红琴……我慢慢学会如何带着问题去敲开一扇门,或是拨出一个电话,学会跟随对方走入一段奇妙的旅程,学会把旅途中绚烂的风景抽离成影像和文字,学会做一名自己心中合格的记者。

如果你问我记者是什么,曾经的我会不假思索地回答:记者是笔,是话筒,是镜头,是划开表层假象的刀,是映照现实的镜子。而现在,我不敢轻易给这份职业做出一个定义。因为当我真正成为一名记者,从事媒体行业后,我发现“记者”二字绝非一个简单的比喻就可以完全概括。

现在的我只能说,成为一名记者应该要从好奇开始,带着真正的问题出发,去寻找真正的答案。这一路每个人遇到的风景也许不同,终点也千差万别,但只要找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答案,那就是最美的旅程。也许在未来,我对于记者的理解又会有所改变,我想,那一定是因为我发现了更美的路。(王梦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