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作业

有理时一定要力争
发布日期:2018-07-30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朱海峰(右)与国外合作者。 

1984年出生的朱海峰是一名老海油了。业务精湛、处理各项工作老道是他给人的直观印象。事关公司经济利益时,即便面对强势的作业者,他也会据理力争。

2017年,由于中国海油及其他合作伙伴的努力,巴西Libra项目的经济性大大提升。朱海峰倍感骄傲,因为他是中国海洋石油国际有限公司(下称海油国际)主管该项目的钻井高级工程师。他也因此被评为有限公司2017年度优秀钻完井工程师。朱海峰的老辣是在一线摸爬滚打后练就的。

2006年大学毕业后,他便入职中海油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油发展)。地质专业出身的他一边苦学理论知识,一边在海上平台燃烧青春。

“一年出海200多天,对于那时的我们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从钻井实习监督成长为钻井总监,朱海峰仅用了5年时间。在与国外钻井承包商合作期间,他的英语水平也突飞猛进。

2011年,因海外业务快速发展,海油发展成立了中东公司,朱海峰成为该公司的一名钻完井主管。

Libra是巴西最大的海上超深水油田。根据巴西石油管理局公布的预测数字,这一区域拥有可观的可开采原油储量。“单口井的产量很高,而且是自喷井,这是以前我们没见过的。”朱海峰说。产出大,投入也相应高,这里一口井的钻完井预算是国内同类井费用的数倍。

中国海油在该区块是非作业者,但高额投入也关系到公司的经济效益,严审开发方案,尽可能地节约成本,成为朱海峰的一项重要任务。

2013年,朱海峰加入海油国际,负责与Libra油田的外方合作者进行技术交流。中国海油的优快钻完井综合技术、巨厚盐膏层钻井及盐下水平井钻完井等相关技术经验丰富,对Libra油田的开发有着很好的借鉴作用。

然而在实施过程中,依然困难重重。首先是服务合同的问题。在该项目中,巴西石油公司是作业者,此外还有道达尔、壳牌等多家合作伙伴,服务价格十分高昂。在这方面降本的最好办法是招标,但这无疑会动到作业者的奶酪。“这些作业公司原本效益不佳,Libra油田可以说是他们的救命稻草。”朱海峰说。

招标遇到的阻力可想而知。朱海峰记不清历经了多少轮的磋商,在中国海油和其他几个合作伙伴的推动下,Libra油田钻井和测试一体化服务招标工作终于在2017年落地。“钻井和测试部分的费用比之前的合同至少降低了25%,单井成本减少了1600万美元。”说起这些战果,朱海峰露出笑容。

同样艰难的还有后勤服务合同的谈判。然而经过反复磋商,最终费率整体降幅也达到了30%。

这些年来,朱海峰早已记不清自己究竟参加过多少场技术交流会,但他清楚地记得2017年在里约开的那场OTC(世界海洋技术论坛)。

会上,巴西石油公司的技术负责人分享了水基钻井液在某盐下油田的实施案例。此前,针对Libra油田NW13井盐层段钻进过程中遇到的严重漏失复杂情况,中国海油提出使用水基钻井液钻进盐层的建议,但没有被采纳。听了此次的案例分享,朱海峰大喜,机会来了!他再次找到那位负责人,重新提起中国海油的方案,并比照案例解释方案的可行性,终于获得负责人的支持。

像这样的时机并不多,大多数时候,我方提出意见后,需要联合其他合作伙伴共同推动。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考量,要达成一致不容易。然而在朱海峰和团队成员的共同努力下,Libra油田2017年钻井单井成本降低了近一半。这份成绩单令朱海峰倍感欣慰。

通过Libra油田项目,中国海油培养了许多深水方面的相关人才。而对于朱海峰而言,最大的收获则是与外方的沟通技巧——有理时,一定要力争。(陈洪澜)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有理时一定要力争
发布日期:2018-07-30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朱海峰(右)与国外合作者。 

1984年出生的朱海峰是一名老海油了。业务精湛、处理各项工作老道是他给人的直观印象。事关公司经济利益时,即便面对强势的作业者,他也会据理力争。

2017年,由于中国海油及其他合作伙伴的努力,巴西Libra项目的经济性大大提升。朱海峰倍感骄傲,因为他是中国海洋石油国际有限公司(下称海油国际)主管该项目的钻井高级工程师。他也因此被评为有限公司2017年度优秀钻完井工程师。朱海峰的老辣是在一线摸爬滚打后练就的。

2006年大学毕业后,他便入职中海油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油发展)。地质专业出身的他一边苦学理论知识,一边在海上平台燃烧青春。

“一年出海200多天,对于那时的我们都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从钻井实习监督成长为钻井总监,朱海峰仅用了5年时间。在与国外钻井承包商合作期间,他的英语水平也突飞猛进。

2011年,因海外业务快速发展,海油发展成立了中东公司,朱海峰成为该公司的一名钻完井主管。

Libra是巴西最大的海上超深水油田。根据巴西石油管理局公布的预测数字,这一区域拥有可观的可开采原油储量。“单口井的产量很高,而且是自喷井,这是以前我们没见过的。”朱海峰说。产出大,投入也相应高,这里一口井的钻完井预算是国内同类井费用的数倍。

中国海油在该区块是非作业者,但高额投入也关系到公司的经济效益,严审开发方案,尽可能地节约成本,成为朱海峰的一项重要任务。

2013年,朱海峰加入海油国际,负责与Libra油田的外方合作者进行技术交流。中国海油的优快钻完井综合技术、巨厚盐膏层钻井及盐下水平井钻完井等相关技术经验丰富,对Libra油田的开发有着很好的借鉴作用。

然而在实施过程中,依然困难重重。首先是服务合同的问题。在该项目中,巴西石油公司是作业者,此外还有道达尔、壳牌等多家合作伙伴,服务价格十分高昂。在这方面降本的最好办法是招标,但这无疑会动到作业者的奶酪。“这些作业公司原本效益不佳,Libra油田可以说是他们的救命稻草。”朱海峰说。

招标遇到的阻力可想而知。朱海峰记不清历经了多少轮的磋商,在中国海油和其他几个合作伙伴的推动下,Libra油田钻井和测试一体化服务招标工作终于在2017年落地。“钻井和测试部分的费用比之前的合同至少降低了25%,单井成本减少了1600万美元。”说起这些战果,朱海峰露出笑容。

同样艰难的还有后勤服务合同的谈判。然而经过反复磋商,最终费率整体降幅也达到了30%。

这些年来,朱海峰早已记不清自己究竟参加过多少场技术交流会,但他清楚地记得2017年在里约开的那场OTC(世界海洋技术论坛)。

会上,巴西石油公司的技术负责人分享了水基钻井液在某盐下油田的实施案例。此前,针对Libra油田NW13井盐层段钻进过程中遇到的严重漏失复杂情况,中国海油提出使用水基钻井液钻进盐层的建议,但没有被采纳。听了此次的案例分享,朱海峰大喜,机会来了!他再次找到那位负责人,重新提起中国海油的方案,并比照案例解释方案的可行性,终于获得负责人的支持。

像这样的时机并不多,大多数时候,我方提出意见后,需要联合其他合作伙伴共同推动。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考量,要达成一致不容易。然而在朱海峰和团队成员的共同努力下,Libra油田2017年钻井单井成本降低了近一半。这份成绩单令朱海峰倍感欣慰。

通过Libra油田项目,中国海油培养了许多深水方面的相关人才。而对于朱海峰而言,最大的收获则是与外方的沟通技巧——有理时,一定要力争。(陈洪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