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建设

铁血蛙人降气龙
发布日期:2018-08-29 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7月31日,在海油工程大厦,“最美匠心评选活动”正在进行,台上的演讲人为大家讲述的是7年前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2011年12月19日,在珠海毗邻港澳的横琴岛南侧拦门沙浅滩上,海底油气管道被采砂船破坏,出现两个渗漏点。如不及时修复,不仅随时可能发生爆炸,珠海和澳门人民在春节期间也将无天然气可用。再过33天就是新春佳节,一副千斤重担压在了海油人肩上。

接到险情通报后,中国海油马上制订抢险方案,并成立了以海油工程维修公司潘东民为项目经理的抢险项目组,紧急赶往横琴岛。

由于渗漏点所在位置水深很浅,工程船无法靠近。无奈之下,项目组选定了运砂船——“万庆1”作为主作业船。

“当时潜水员三班倒,水下和被子里24小时都有人,前一个刚出被窝,另一个马上钻进去,驾驶台都睡满了人。”潜水领队国洪伟记忆犹新。他当时几乎没在被窝里睡过囫囵觉,困极了就坐在甲板上靠着睡,没有地方坐就站着睡。

项目组里所有人都进入了一个忘我的状态,大家只有一个目标——春节前修复管线。

怒海翻腾,英雄显本色

“那个场面我永生难忘!”楚金勇回忆起他赶到事故海域时所看到的场景,脸上依然骇然。

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当时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燃烧着熊熊大火,火焰高达4米多,映得海面一片通红,火焰中央是冲天而起的两个水柱。海水翻滚着、燃烧着、咆哮着,向靠近它的人们示威。

12月25日,圣诞节。几天来,通过管线两端泄压并在终端注入氮气,海上的火焰终于熄灭。但被拔掉火牙的两条恶龙此时更显狰狞。冲天的水柱以及一圈圈翻起的巨浪仿佛百慕大三角那神秘的漩涡,急切地想吞噬掉它周围的一切。

探摸渗漏点的准确位置并把测量数据提供给技术团队是封堵至关重要的一项工作,也决定着最后封堵是否能够成功。

“我是党员也是班长,我下吧!”楚金勇站到了队伍最前面。

身穿潜水服的楚金勇背着气瓶慢慢走下扶梯。为了减少喷涌气浪对他的冲击,他把脚蹼换成了胶靴,身上的压铅也比平时常规作业重一倍。楚金勇深吸一口气,向着沸腾的大海纵身跃下。

冬日的大海,水温和能见度极低。楚金勇如一叶浮萍,一次次被冲向海面。他沉住气,稳住神,凭借经验迂回到气涌一侧。为了能稳住身体,他把胶靴一次次用力插进海底的淤泥里,顶着气流一寸寸往前摸。

越接近渗漏点,气涌越大。国洪伟听到潜水电话里传来楚金勇急促的呼吸声。他知道,这是体力消耗过大的表现,“你现在怎么样?要不要出水?”电话里传来楚金勇断断续续的声音:“我能行……”

如果这时更换潜水员,还要重新适应水下环境,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将白费。

30分钟过去了,50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楚金勇的身体承受已慢慢接近极限,手早已冻得失去知觉。他凭借仅存的意志力抵抗着恶劣的水下环境。

就在潘东民下决心让楚金勇出水的时候,潜水电话中传来清晰的声音:“渗漏点找到,准备详细探摸,请记录数据。”

两个小时后,完成任务的楚金勇回到了船上,此时他已累得几乎虚脱。

众志成城,巧思解迷津

1月是珠海最冷的月份,加上南方特有的阴湿,体表感受更加寒冷。很多来自北方的潜水员刚从水里出来时都冻得嘴唇青紫,瑟瑟发抖。船上淡水奇缺,不能刷牙、洗衣服。当领导问潜水员有什么困难时,他们第一个要求竟然是送些内裤上来。

生活条件差还在其次,因为“万庆1”条件简陋,抢险也遇到诸多困难。“万庆1”自带的锚小,浅滩上定不住,只好用其他船的备用锚代替;船上没有吊机,用挖掘机的长臂代替;没有支持和勘察船,就用舢板代替……

“通过这件事,我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海油执行力。”说起当年大家的上下一心、同舟共济,国洪伟仍不禁赞叹。

经过前期各项准备工作后,受损管线进入封堵阶段,决战时刻终于到来了。楚金勇再次请缨,考虑到他对渗漏点比较熟悉,潘东民批准了他的请求。

但这一次,楚金勇没有成功。

挖沟机所在的“万庆1”受到涌浪的影响和气流的冲击,卡具摇摆不定。如果贸然封堵有可能对管线造成二次伤害。潘东民果断下令:“停止封堵,楚金勇立即出水。”

“万庆1”上气氛压抑。距离除夕越来越近,但面前这道坎如何才能迈过去?就在大家一筹莫展时,潘东民一句话点破迷津:“能不能给卡具做个限位和牵引呢?”大家顺着这个思路研究起来,一个脱离吊臂、引导卡具就位的方案越来越清晰——制作一个铁架,将卡具同时固定在铁架上。封堵时,将铁架像板凳一样扣在渗漏点上方,再将卡具从吊臂上脱离,用手板葫芦(手动起重用具)借助限位杆将卡具就位。

方案确定后,大家现场画图,后方紧急加工。仅仅几个小时,铁架就被送到了船上。

决胜之时,蛙人缚气龙

再三斟酌下,领导将最后一棒交到了经验同样丰富的国洪伟手里。

翻滚的气流从破损点喷涌着,夹带着泥沙,泛起层层气泡。国洪伟沿着框架限位导向绳慢慢下水。到达管线后,为了避开气流冲击,他趴在管线上,慢慢匍匐前进。水下能见度很低,到达位置后他试着伸手摸卡具,没有摸到。他沿框架向上摸,摸到用来固定手扳葫芦的扁担梁,于是他手脚并用,紧紧抱在上面。此时,他完全暴露在气流上方,感觉就像置身于巨大“风洞”上,几乎无法抗拒的力量在持续撞击和撕扯着他。

卡具终于被摸到了,但这时的卡具被气流冲得上下左右摆动。国洪伟迂回到管线漏点一侧,将备把手扳葫芦倒链的两端挂在卡具合页上。瞅准时机他一跃骑在管线上,双腿紧紧盘住管线,一手把控卡具在有效封堵位置,一手收紧手扳葫芦。

卡具终于落在预定位置上,此时的恶龙有些垂头丧气,气流竟然小了很多。战机不能错过,疲惫不堪的国洪伟振作精神,迅速将六根螺栓穿好,将卡具两端的锁紧螺栓紧固……

“水柱只剩下一个啦!”水面上一片欢呼,人们抱在一起、喊在一起、哭在一起、笑在一起。

“国洪伟出来了!”

随着一个有气无力的水泡的涌出,国洪伟晃晃悠悠出现在扶梯上,他一步一踉跄,手已经无力再扶住把手,同事们赶紧上前将他拖了上去。

让国洪伟没想到的是,刚刚过去二十多个小时,又一个考验再次摆在他的面前。

虽然管线第一处渗漏点已经封堵,但如果第二处不尽快堵上,就会前功尽弃。项目组选派了另一名潜水员下水,但是封堵失败了。于是,大家又把目光对准了刚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斗的国洪伟。

又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斗,由于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国洪伟再次完成了任务。

1月15日,经过24小时检测,修复后的海管压力正常,海上平台恢复生产,陆地终端恢复正常处理供气。

1月16日是小年,国洪伟回到了东北老家,一大盘热腾腾的饺子端上了桌。和家人围坐在一起,他脑海里想起了横琴岛,想起了那惊心动魄的20天。“此时珠海和澳门的老百姓也吃上热腾腾的小年饭了吧。”(马群)




【打印】 【关闭】

目的地搜索
返回
铁血蛙人降气龙
发布日期:2018-08-29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7月31日,在海油工程大厦,“最美匠心评选活动”正在进行,台上的演讲人为大家讲述的是7年前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2011年12月19日,在珠海毗邻港澳的横琴岛南侧拦门沙浅滩上,海底油气管道被采砂船破坏,出现两个渗漏点。如不及时修复,不仅随时可能发生爆炸,珠海和澳门人民在春节期间也将无天然气可用。再过33天就是新春佳节,一副千斤重担压在了海油人肩上。

接到险情通报后,中国海油马上制订抢险方案,并成立了以海油工程维修公司潘东民为项目经理的抢险项目组,紧急赶往横琴岛。

由于渗漏点所在位置水深很浅,工程船无法靠近。无奈之下,项目组选定了运砂船——“万庆1”作为主作业船。

“当时潜水员三班倒,水下和被子里24小时都有人,前一个刚出被窝,另一个马上钻进去,驾驶台都睡满了人。”潜水领队国洪伟记忆犹新。他当时几乎没在被窝里睡过囫囵觉,困极了就坐在甲板上靠着睡,没有地方坐就站着睡。

项目组里所有人都进入了一个忘我的状态,大家只有一个目标——春节前修复管线。

怒海翻腾,英雄显本色

“那个场面我永生难忘!”楚金勇回忆起他赶到事故海域时所看到的场景,脸上依然骇然。

俗话说“水火不相容”,但当时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燃烧着熊熊大火,火焰高达4米多,映得海面一片通红,火焰中央是冲天而起的两个水柱。海水翻滚着、燃烧着、咆哮着,向靠近它的人们示威。

12月25日,圣诞节。几天来,通过管线两端泄压并在终端注入氮气,海上的火焰终于熄灭。但被拔掉火牙的两条恶龙此时更显狰狞。冲天的水柱以及一圈圈翻起的巨浪仿佛百慕大三角那神秘的漩涡,急切地想吞噬掉它周围的一切。

探摸渗漏点的准确位置并把测量数据提供给技术团队是封堵至关重要的一项工作,也决定着最后封堵是否能够成功。

“我是党员也是班长,我下吧!”楚金勇站到了队伍最前面。

身穿潜水服的楚金勇背着气瓶慢慢走下扶梯。为了减少喷涌气浪对他的冲击,他把脚蹼换成了胶靴,身上的压铅也比平时常规作业重一倍。楚金勇深吸一口气,向着沸腾的大海纵身跃下。

冬日的大海,水温和能见度极低。楚金勇如一叶浮萍,一次次被冲向海面。他沉住气,稳住神,凭借经验迂回到气涌一侧。为了能稳住身体,他把胶靴一次次用力插进海底的淤泥里,顶着气流一寸寸往前摸。

越接近渗漏点,气涌越大。国洪伟听到潜水电话里传来楚金勇急促的呼吸声。他知道,这是体力消耗过大的表现,“你现在怎么样?要不要出水?”电话里传来楚金勇断断续续的声音:“我能行……”

如果这时更换潜水员,还要重新适应水下环境,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将白费。

30分钟过去了,50分钟过去了,一个小时过去了……楚金勇的身体承受已慢慢接近极限,手早已冻得失去知觉。他凭借仅存的意志力抵抗着恶劣的水下环境。

就在潘东民下决心让楚金勇出水的时候,潜水电话中传来清晰的声音:“渗漏点找到,准备详细探摸,请记录数据。”

两个小时后,完成任务的楚金勇回到了船上,此时他已累得几乎虚脱。

众志成城,巧思解迷津

1月是珠海最冷的月份,加上南方特有的阴湿,体表感受更加寒冷。很多来自北方的潜水员刚从水里出来时都冻得嘴唇青紫,瑟瑟发抖。船上淡水奇缺,不能刷牙、洗衣服。当领导问潜水员有什么困难时,他们第一个要求竟然是送些内裤上来。

生活条件差还在其次,因为“万庆1”条件简陋,抢险也遇到诸多困难。“万庆1”自带的锚小,浅滩上定不住,只好用其他船的备用锚代替;船上没有吊机,用挖掘机的长臂代替;没有支持和勘察船,就用舢板代替……

“通过这件事,我才真正感受到什么叫海油执行力。”说起当年大家的上下一心、同舟共济,国洪伟仍不禁赞叹。

经过前期各项准备工作后,受损管线进入封堵阶段,决战时刻终于到来了。楚金勇再次请缨,考虑到他对渗漏点比较熟悉,潘东民批准了他的请求。

但这一次,楚金勇没有成功。

挖沟机所在的“万庆1”受到涌浪的影响和气流的冲击,卡具摇摆不定。如果贸然封堵有可能对管线造成二次伤害。潘东民果断下令:“停止封堵,楚金勇立即出水。”

“万庆1”上气氛压抑。距离除夕越来越近,但面前这道坎如何才能迈过去?就在大家一筹莫展时,潘东民一句话点破迷津:“能不能给卡具做个限位和牵引呢?”大家顺着这个思路研究起来,一个脱离吊臂、引导卡具就位的方案越来越清晰——制作一个铁架,将卡具同时固定在铁架上。封堵时,将铁架像板凳一样扣在渗漏点上方,再将卡具从吊臂上脱离,用手板葫芦(手动起重用具)借助限位杆将卡具就位。

方案确定后,大家现场画图,后方紧急加工。仅仅几个小时,铁架就被送到了船上。

决胜之时,蛙人缚气龙

再三斟酌下,领导将最后一棒交到了经验同样丰富的国洪伟手里。

翻滚的气流从破损点喷涌着,夹带着泥沙,泛起层层气泡。国洪伟沿着框架限位导向绳慢慢下水。到达管线后,为了避开气流冲击,他趴在管线上,慢慢匍匐前进。水下能见度很低,到达位置后他试着伸手摸卡具,没有摸到。他沿框架向上摸,摸到用来固定手扳葫芦的扁担梁,于是他手脚并用,紧紧抱在上面。此时,他完全暴露在气流上方,感觉就像置身于巨大“风洞”上,几乎无法抗拒的力量在持续撞击和撕扯着他。

卡具终于被摸到了,但这时的卡具被气流冲得上下左右摆动。国洪伟迂回到管线漏点一侧,将备把手扳葫芦倒链的两端挂在卡具合页上。瞅准时机他一跃骑在管线上,双腿紧紧盘住管线,一手把控卡具在有效封堵位置,一手收紧手扳葫芦。

卡具终于落在预定位置上,此时的恶龙有些垂头丧气,气流竟然小了很多。战机不能错过,疲惫不堪的国洪伟振作精神,迅速将六根螺栓穿好,将卡具两端的锁紧螺栓紧固……

“水柱只剩下一个啦!”水面上一片欢呼,人们抱在一起、喊在一起、哭在一起、笑在一起。

“国洪伟出来了!”

随着一个有气无力的水泡的涌出,国洪伟晃晃悠悠出现在扶梯上,他一步一踉跄,手已经无力再扶住把手,同事们赶紧上前将他拖了上去。

让国洪伟没想到的是,刚刚过去二十多个小时,又一个考验再次摆在他的面前。

虽然管线第一处渗漏点已经封堵,但如果第二处不尽快堵上,就会前功尽弃。项目组选派了另一名潜水员下水,但是封堵失败了。于是,大家又把目光对准了刚经历了一场殊死搏斗的国洪伟。

又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搏斗,由于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国洪伟再次完成了任务。

1月15日,经过24小时检测,修复后的海管压力正常,海上平台恢复生产,陆地终端恢复正常处理供气。

1月16日是小年,国洪伟回到了东北老家,一大盘热腾腾的饺子端上了桌。和家人围坐在一起,他脑海里想起了横琴岛,想起了那惊心动魄的20天。“此时珠海和澳门的老百姓也吃上热腾腾的小年饭了吧。”(马群)

分享到: